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马会开奖直播 > 正文

唐七发第三方声明否认抄袭网友不买账 匪我思存

日期:2019-08-11   

  一些涉嫌抄袭的作品在“IP”开发的热潮中顺风顺水,而很多原创作者却还在维权的门口徘徊。

  近年来,影视圈不断从海量网络文学中攫取宝藏,时至今日,所有知名的、比较知名的网络文学作品都获得了不同程度的影视化开发。《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以下简称《三生三世》)可能是其中开发最为充分且最知名、影响力最大的作品之一。

  除了杨幂、赵又廷主演的电视剧和正在上映的刘亦菲、杨洋主演的电影版本之外,还有同名网络剧、根据小说创作的漫画、网页游戏等等,今年10月将会上演同名舞台剧,同名手游也即将推出,可以说把目前IP开发的指定动作一项不落的做了一遍。但围绕这部作品和作者唐七抄袭的争议,却从连载之初就没有断绝过。

  “唐七的《三生三世》抄袭大风刮过的《桃花债》”一直以来几乎是网文圈的一项共识,多年来一直有网友、书迷表示支持大风通过法律维权,并主动制作“调色盘”对两部作品进行比对,力证唐七抄袭,但这一直都是网友自发行为,当事双方几乎从来没有正面冲突。所以当8月9日,终于有了一份关于“《三生三世》与《桃花债》同一性鉴定说明》”的报告和“作品比对法律意见书”,发布者却是唐七,且结果是“无抄袭行为”时,网文界说是一片哗然也不为过。

  而且,该报告并不是出自“野鸡机构”,“作品对比法律意见书”是唐七委托王军律师所在的TA知识产权与娱乐法团队出具的。“《三生三世》与《桃花债》同一性鉴定说明”则是四川西部知识产权司法鉴定所委托编剧余飞比对鉴定后出具。王军律师曾是琼瑶诉于正《宫锁连城》抄袭《梅花烙》案中琼瑶方的代理律师,编剧余飞在该案中作为第三方参与了鉴定工作,可以说最终促成法院判定于正向琼瑶道歉并赔偿这一大快人心的结果,两位都功不可没。除此之外,余飞在《芈月传》蒋胜男与王小平的编剧署名纠纷案,《热血长安》抄袭网络作家大风刮过《张公案》事件中都担任过第三方参与鉴定工作,也曾积极帮助多位作家联合起诉秦简《锦绣未央》抄袭。

  这次鉴定结果一出,余飞受到了部分网友的质疑,他发微博表示“鉴定之初,因为网络上对《三生》的讨伐声音过于猛烈,我或多或少受到一点暗示,认为《三生》或多或少都会有些涉嫌抄袭或高级抄袭”,称自己的鉴定带有“有罪推定”的心态,但“实在无法找到任何抄袭的证据”。并以曾参与《热血长安》与《张公案》的鉴定案举例,说该案中“委托方(《热血长安》)虽然是我好友,但最终结果是不利于他们,有利于大风刮过老师的;这一次,双方都是陌生人,更不存在什么偏袒和暗箱操作了。”并表示他的愿望是“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抄袭比对鉴定标准和方法而这一套体系必须建立在客观公正的基础之上”,他不会拿这件事情开玩笑。

  到目前为止,由于唐七和大风刮过并未进入法律程序,这几份报告并不具有法律效应。法律意见书实际上是向提供法律服务的一种综合性的书面文件,其内容包括向咨询者提供法律依据、法律建议以及解决问题的方案,唐七委托西部知识产权司法鉴定所作出的鉴定,在法律上被称为是当事人单方委托鉴定,后续如果进入法律程序则有被法院审查作为定案的证据的可能性,也就是一切结果尚未可知。

  但从十年前开始大风刮过书迷、普通网文读者和唐七书迷一直在就“唐七抄袭”一事进行拉锯,鉴定结果发布后并未平息风波反而再掀新的高潮,当天“唐七公子 大风刮过”登上微博热搜。人们常说“网络有记忆”,而唐七在十年间对此事的态度也使得舆论没有站在她的一边,知乎上关于“如何看待唐七发表「《三生》未抄袭声明」?”的讨论下,网友“饭团”获得的答案获得高票赞同,有一定的代表性,该答案提到“法律判不了,但舆论不能饶”。认为唐七即使在著作权法层面不能被判定抄袭也并不无辜。

  回顾“唐七抄袭大风”一事突破网文圈,一路发酵到今天事态,也如同经历了“三生三世”,其间大概有三个重要的时间节点:2007、2015年和2017年,两个主要阵地:晋江文学网和新浪微博。

  2007年,耽美《桃花债》在晋江上连载并完结,《三生三世十里桃花》2008年5月开始在晋江连载。

  《十里桃花》连载伊始,因为文风太像《桃花债》的作者大风刮过,被网友误以为是大风刮过的马甲。

  当时《桃花债》评论区除了有很多读者询问大风是不是用一样的题材写了BG版的言情外,还出现了一些类似“三生写的好好啊,好像大风的文风哦”; “三生作者好像是大风啊,那个唐七不会是大风小号吧”这样的评论并附有链接,这就是网传的唐七在大风刮过文下蹭热度、推荐自己文章。

  在此事愈演愈烈,于是大风刮过在2008年11月20日发布声明回应,《十里桃花》不是自己所写,也希望“看我文的大人们今后在我的文下及这个栏子里不要再提起与这位作者大人相关的事,这样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网传唐七随后也发公告称,自己很喜欢大风的作品,模仿她的文风是在“向其致敬”。由于目前网上已经无法找到这些言论出处,很多信息只能通过之后两人在微博上的隔空对线年唐七的回应声明微博里也提到“致敬”一事。

  唐七在8月4日接受腾讯采访时表示网友对她用小号刷广告的指控很不负责,“我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我是第一次听说。你刚才说是同一个IP什么的,如果没有查出这个IP是我们家的IP,怎么能说这个人是我呢?这种说法非常不负责任。”但大风刮过2015年微博中同样出现了疑似肯定这一说法,还有网友保留了当年晋江给予警告的公示。

  之后虽然唐七后来离开了晋江,但是此后有大风名字出现的地方必有唐七的名字跟随,反之亦然,直到《三生三世》完结准备出版。唐七编辑找到大风,希望大风给这文写个推荐一类,来个相互促进,大风刮过拒绝。在2015年此事又被重提时,大风刮过的声明中也有这过这样的描述,指唐七的编辑嫌大风“不识抬举”。

  2014年到2015年,机缘巧合之下,该事件的主要争论阵地转移到了微博这一更大的战场。

  2014年,一位笔名为叶笑的作者抄袭了他人文章被揭发。唐七的一名编辑声称叶笑同时抄袭了唐七的作品,在微博上挂了有关《华胥引》调色盘。此事再一次牵涉出唐七涉嫌抄袭的事,有叶笑粉丝指出唐七也有抄袭,2014年8月26日,唐七发布微博喊话“你认为我抄袭了,请上调色盘,我觉得不实,咱们也走法律途径。”

  调色盘出来后,网友每天都@唐七,问她: 唐七,你说好的“帮着过五百”呢?还算数吗?求帮转啊!唐七在沉默了数日之后发布了微博,表示要告网友造谣。

  2015年六月开始,《三生三世》影版、电视剧版相继公布开机、立项等消息,更是火上浇油,把该事件推向更广阔的视野。唐七和大风刮过都在微博发布过长声明。

  2015年6月29日,大风刮过发布过声明解释为什么不告唐七,因为没时间、且不愿配合炒作。声明中还说到:“某篇现在风口浪尖上的文章,其实我个人觉得,没抄多少,就是用了点句子,有点套写,拼了几个人名,然后还有那个结尾。故事架构和背景体系,都跟我的文章差别很大。”文末,大风刮过调侃和戏谑应该自我反省,既然抄袭作品被市场追捧,肯定有强过自己的地方。

  唐七公子在2015年7月6日发长图微博,疑似回应。声明中,唐七表示自己并不知道曾带给大风刮过很多困扰,并且曾试图去和解道歉,但是对方很讨厌自己,希望二人的名字永远不要出现在同一个页面。因此自己就把公告撤掉了。当时的公告中她承认文风有模仿。

  声明中还提到一位”Jiang姓作者“,称此人是一位前辈,热心帮她修改稿件并为她和大风刮过从中说和。

  这里也引发了一段插曲,声明中的“Jiang姓前辈”即《芈月传》原著作者蒋胜男,根据唐七描述,蒋胜男在作为前辈愿意屈尊指点,唐七受宠若惊,于是将不多的存稿给了她。不过在看过蒋胜男重新做的人设后,发现根本没有办法用在自己的文中,比如男主角夜华居然会给素锦一耳光。唐七表示在“经过艰难纠结的心理斗争后”,没有采纳蒋胜男的意见,之后也开始躲着她。

  2015年7月6日 大风刮过再以“希望我能学会不说话”发布长微博。在这篇声明中大风刮过只回应针对唐七的声明表示自己没有因掐架而在办公室大哭、也没有抱团打压小作者,自己本身就是个小作者,更没有团队,并且感叹其实很多事,越说事越有事。纠缠不休。

  2015年7月12日,唐七再发长图微博,表示之前声明更像情绪爆发边缘下的产物,这次要做正式回应。

  时间来到2017的暑期档,电影《三生三世》上映,口碑扑街还因为粉丝大规模锁场等行为引发了院线的反感。在这个时期,唐七发布公告力争自己清白。唐七个人工作室呼吁停止网络暴力,正式邀请相关方,一起来完成法律程序,并关闭了微博评论功能。

  大风刮过就此事发布三条微博,言语间颇有无奈,说“炒作还是得有个限度“,十年了自己的生活饱受困扰。

  同样是在8月4日接受采访时,唐七回应了一系列争议,包括承认看过《桃花债》但否认抄袭,没有大家想象中挣的钱多,“2012、2013年我跟公司签合同的时候,还没有IP这个概念呢,没想过要去赚影视改编版权的钱。”称自己“这么多年都是靠实体书版税活着的作者”。

  唐七发布公告掀起了网友对于 “原创”“维权”的激烈讨论,似乎也触动了不少原创作者。

  8月9日当天,畅销书作家匪我思存连发多条微博,指出《甄嬛传》、《如懿传》作者流潋紫抄袭了她的作品,并称将依法维权。虽然在8月11日接受界面娱乐采访时,她对于“选择在此时维权,是否和唐七发布声明所有关”的问题不作表态,不过在10号发布的长微博中,匪我思存说到“昨天是原创非常尴尬的一天啊。”

  匪我思存在指责流潋紫抄袭时列出不少细节,比如她当年引用了一句诗,但自己记错了,结果被流潋紫连错别字一起抄了过去。

  1、早不说,现在说,就是想红,蹭热度。持这种想法的网友理由是《如懿传》即将开播而根据匪我思存作品改编的《东宫》即将开机。

  3、为什么最后都是“抄袭作品”红了起来,被翻拍,是不是因为“抄袭作品”更好?如果真是如此,大家应该怎么看待所谓的“抄袭”?

  之后她又发布微博感叹作者维权之艰辛,除了本身维权无门,大众的认知和言论也在将原创作者推到一条更加艰难的维权道路上,称“有书作傍身尚且如此,如果是小作者境遇可想而知。”并安慰粉丝“大家别被气到,这些都是意料之中的言论,而且我遭受的,可能不如某些作者之万一。大家放心,我没事,早就习惯了。万箭穿心,习惯就好。”

  第一、时隔这么久扒抄袭不是为了蹭《如懿传》即将开播的热度,只是因为忍无可忍。

  第二、她见证了网络文学的兴起,也见证了很多才华横溢的原创者因为这类事情放弃写作, “唇亡齿寒”,她无法坐视不理。同时声明这是她的个人行动,并强调想原作者有“想什么时候追究,就什么时候追究”的权力。而抄袭者这么多年来就啃那两部旧作,完全丧失创作能力。

  匪我思存告诉界面娱乐,她以为自己的作品只是在《甄嬛传》中被抄袭,“没想到《如懿传》还在抄,这不逮着一只羊薅羊毛吗?”关于接下来是否会走法律程序,她暂时不愿透露,“为什么要让对方知道我要做什么呢?”。

  近年来,尽管有多部网络文学作为被爆涉嫌抄袭,但影视化改编的进程似乎都未受到影响,对此,匪我思存表示,以她参与自己的作品被改编的经验来看,“这是一个团队工作,涉及人员多,环节复杂,不是一个人能决定的。而且人总会有盲点,不可能面面俱到,天天盯着网文圈的事儿。”就《如懿传》来说,“这根耻辱柱,钉的根本不应该是这个剧,而是那个抄袭的始作俑者。”2016香港马会开奖结果